不修。:

在下午剪掉及腰长发。
理发师是目前接触到的最情色的职业,洗头,剪发,吹剪,丝丝入扣。
对自己的发型从未有过多少的在意和要求,进去,都是最底线的要求,剪断,就够了。给理发师最自由的发挥。他们总是理所应当的在最后将我的头发吹直,我走出门就将它揉乱。
赶赴你的约会,傍山临湖。山是孤山,湖是平湖秋月。
你一笑,手滑过我的头发,说,短发也好,滑过有稍纵即逝感,摸不完,还想要,心里想着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。
熏三文鱼,意面,烤羊排,鸡蛋沙拉。
末了,你说,还是长点好看。
狠狠瞪你一眼。
我说,很奇怪的,从小头发就随爸爸,发质油腻,柔软,今天去理发,理发师说,我头发干燥。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,其实早就有感觉,以前头发很茂盛,一大把,现在又少又干,总是掉头发,不知道是不是每天用去油腻的洗发水的缘故。
说这段的时候,其实想的是,一直以为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,不会改变的,自然生成的东西是坚定不移的,没想到,慢慢也会蜕变掉,其实,心里非常害怕这种改变。不知道什么东西还会保持自定的状态,经久不散。
我以为我在五月赶赴南方,去看一场春末夏初夏至带来的盛宴。其实,真是勉强。勉强了自己,也勉强了时间。

❀ ivy

©❀ ivy
Powered by LOFTER